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十八章 出其不意

    因為韓佳妮主動的答應,所以林峰也實在不好繼續的拒絕,于是便只能跟隨著丁是長一起向著食堂的方向走去。(看啦又看手機版m.www.qhozxo.com.cn)

    關于丁是長突然的和其他人約在食堂之中一起吃飯,那些了解丁是長的人當然會馬上打聽來人的身份,雖然丁是長已經在蘇杭市工作了一段時間,不過畢竟是大家的領頭上司,所以大家還是會對丁是長的一些個人習慣來了解一番的,像丁是長如果請人吃飯的話,一般只有在一些私人關系比較好的朋友的時候,丁是長才會選擇來到這種隨便的地方,所以此刻丁是長在食堂宴請林峰和韓佳妮,便已經證明了,兩人在丁是長心中的地位。

    當然,這樣的事情傳播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的,僅僅只是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里,關于丁是長和韓佳妮之間的友好關系便已經被整個**大院之中的所有人知道了,而之所以傳的是丁是長和韓佳妮之間的友誼,完全是因為,所有在食堂之中的人都清楚的看到了,林峰完全就是韓佳妮的一個跟班而已,所以丁是長又怎么可能會和一位跟班保持這樣良好的關系呢。

    其實,在這個時候,韓佳妮恐怕是最為高興的一個了,因為韓佳妮自己的原因,所以很想在最近的一段時間里能夠成功的拿下一個比較大的項目,這樣才能夠在董事之中樹立自己的權威,而如果說什么項目最為見效快的話,也就只有丁是長手中的產品出口數量了。

    因為丁是長的美眾國商務之行,使得丁是長和美眾國簽訂了一個專屬于蘇杭市的一份稅務合同,如果出口到這個城市的商品,能夠擁有蘇杭市的標簽的話,馬上便會減去一部分的商品稅,而也是因為如此,所以原本很多可能并不能夠出口到美眾國的商品便變成了可能,而至于這其中究竟那種可以改變命運,決定權完全掌握在了丁是長的手中,所以如果能夠從丁是長這里打開一個缺口的話,那么韓佳妮便可以成功的在韓式集團之中立穩腳跟了。

    雖然和丁是長一起吃飯的時間并不長,而且大部分的時間,也是在靜靜的聽著丁是長和林峰之間的交談,不過在吃飯的最后時刻,韓佳妮終于找到了一個機會,和丁是長說起了這件事情,而且丁是長在看了臨汾一眼之后,也并沒有拒絕這件事情,只不過丁是長卻要求,這件事情只能是韓佳妮自己前來商討,至于其他的人,就不是丁是長能夠安排時間接待的了。

    雖然聽上去丁是長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不過這個條件卻恰好正是韓佳妮需要的,因為只有丁是長限制了見面的人選之后,自己才能夠憑借這件事情成功的在韓式集團之中掌握一定的主動權。

    當丁是長從食堂離開之后,林峰本來打算陪著韓佳妮再次前往一趟環保局的,只不過當韓佳妮來到了環保局的大門之外以后,突然的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直接轉身離開了,這讓那個本來準備通知局長的門衛,有些詫異了起來,畢竟,關于自己局長和韓式集團之間的事情,這個門衛也是了解的不少,因為韓式集團的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在這里一次,所以這位門衛自然要打聽一下自己領導和韓式集團之間的故事了,只不過可惜的是,門衛并沒有打聽到任何有用的訊息,或許唯一有用的便是,自己的領導對于韓式集團非常的不友好。

    真正讓這位門衛有些好奇的是,為何每一次來都打著小心的韓式集團的人,這一次竟然如此的囂張,竟然僅僅只是因為自己沒有第一時間將電話通知到局長,對方便馬上生氣的離開了,門衛都有些懷疑了,現在究竟是誰想要求誰,難道韓式集團不想讓他自己的廠子重新的開啟了嘛?既然不理解,同時也是事不關己,所以門衛也就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自己的局長。

    然而,就這樣一件自己沒有告訴局長的事情,突然的被傳到了局長的耳朵里,甚至讓人更加吃驚的是,就因為這件事情,局長竟然親自過問,最后更是因為自己沒有將人第一時間的留下來,將這位門衛給趕走了,或許門衛從來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無緣無故的被趕走吧。

    環保局的局長名為張昭,在**大院之中傳播的事情,張昭當然也是第一時間便了解了,也是在這個時候,張昭才知道,和自己有過節的韓式集團的董事長竟然和自己的領導是如此的熟悉,當然,對方今天來到這里的目的,也是因為之前林峰曾向其他人打聽過環保局是那棟樓而被其他人知道,所以張昭當然會知道,今天韓佳妮本來是要尋找自己的,只不過是被丁是長一不小心給截胡了,所以張昭才會一直留在環保局的大樓之中等待,就是希望今天雙方能夠和解。

    整整一個中午,張昭沒有吃一口飯,就在自己的辦公室之中等待著,可是最終等來的結果是,韓佳妮竟然直接離開了**大院,這才使得張昭詢問可一番環保局的門衛,在得知了對方竟然沒有幫助自己傳達韓佳妮到來的事情而直接將對方給開除了。

    在明白了韓佳妮和丁是長之間的關系之后,張昭是再也不敢繼續的為難韓式集團了,在知道韓佳妮和林峰兩人離開之后,也是馬上讓自己的秘書將有關韓式集團之前被要求停頓整改的廠子的所有信息都找了出來,隨后才抱著這些材料馬上向著韓式集團駛去。

    當韓佳妮和林峰兩人回到韓式集團的時候,韓式集團的員工已經經過了簡短的午休,重新的投入到了下午的工作之中,所以當兩人重新回到韓式集團之后,韓佳妮便決定乘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給那些有企圖的董事一個下馬威,讓他們明白,自己韓佳妮不是這么容易被欺負的,所以,直接通知了所有的韓式集團董事,在十分鐘之后會議室開會。

    這一次,大家的積極性還是非常的高的,并非是想要見到韓佳妮,只不過大家都明白,韓佳妮就在中午之前,被于魏直接利用被停頓整改的廠子給擺了一道,所以此刻,更大的可能性便是,韓佳妮想要利用這一次的機會將這件事情和自己撇脫關系,之所以大家如此的積極,只不過是一副抱著看戲的心態來的,雖然在中午的時候,韓佳妮和那個剛剛來到這里的林峰一起離開過公司,可是卻并沒有人相信,僅僅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韓佳妮便解決了之前幾個經理悍匪了幾個月都沒有解決的事情。

    當十分鐘過去之后,韓佳妮最后一個精神抖擻的進入了會議室,當然,在韓佳妮的身后,林峰依然站立在側,而這一次,韓佳妮的眼神之中不再有任何的茫然,對方的第一次出手,自己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完成答題,恐怕在坐的這些董事不得不考慮一番自己的本事了,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自己還要拉來一個更加龐大的商業機會,而且也只有自己能夠做到,如果他們不支持自己的話,那么這其中的損失,恐怕就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待韓佳妮落座之后,于魏身邊的一位董事便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道:“韓董事,不知今天上午的提議,你解決了沒有?如果沒有解決的話,我不希望你再次將大家聚集起來去討論一些沒有什么用處的東西,所以,希望現在韓董事能夠給予我一個滿意的答復?!?br />
    在此人開口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他應該就是于魏的人,畢竟他這么做,完全就是在幫助于魏落韓佳妮的面子,同時他開口對于韓佳妮的稱呼也僅僅只是韓董事而已,顯然是不準備承認韓佳妮繼承其爺爺董事長的身份的。

    既然已經有人打上來了,那么韓佳妮也絕對不會就這么輕易的放過對方,而且對方此刻明顯的就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話,如果韓佳妮此刻將這個任務推諉掉的話,恐怕這些于魏手下的董事會馬上群起而攻之,而其他們所使用的惡毒話語,韓佳妮都有了幾分的猜測,不過顯然,今天看好戲的不再是他們,反而是自己這個一直處于下風的董事長了。

    微微的一笑,隨后韓佳妮便開口說道:“上午的提議已經完成了,接下來我準備加大對美眾國出口的數量,當然,這就必須要拿到足夠的來自于**的批條,畢竟只有拿到了**特定的蘇杭市特供,我們才能夠在美眾國的市場上和那些真正的出口品一較高下,而向來這個任務,都是游董事的人在負責,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交給游董事比較好?!?br />
    至于韓佳妮口中的游董事,就是剛剛直接開口,對韓佳妮進攻的那名于魏的手下,只不過對于韓佳妮的這一招,似乎游董事早已是了如指掌,于是便再次開口說道:“韓董事,事情沒有辦成就是沒有辦成,請不要輕描淡寫的帶過去好嘛,現在這件事情對于公司來說非常的重要,畢竟也只有廠子正常的開始運做起來,我們才能夠生產更多的商品運送到美眾國,所以,我覺得,我們處理事情還是應該有一個先后的問題?!?br />
    “游董事,如果您的耳朵不好使的話,我建議您去醫院檢查一下,剛剛我已經說過了,上午會議的提議,我已經順利的完成了,所以,去討論一件已經處理的事情,我覺得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所以我才只說了完成了,便給了眾位一個交代,至于之前那么長時間,那么多經理去完成這件事情的結果,我也不想要繼續的追究了,但是如果今后,大家安插到公司里的那些親戚如果辦事效率依然如此低下的話,我不介意讓他們卷鋪蓋走人,另外,請您在稱呼我的時候,稱呼我為董事長,畢竟我身為董事長,應有的尊重還是需要得到的?!?br />
    劈頭蓋臉的訓斥了游董事一番之后,韓佳妮感覺自己的心情一下子順暢了許多,似乎自從自己的爺爺離開之后,自己就再也沒有今天這么痛快了,而給自己帶來這一切的,卻僅僅只是一個不知道從什么地方來到自己身邊的保鏢,想到這里的時候,韓佳妮便有些開心的看了林峰一眼,只不過當看到林峰依然是一副神游天外的狀態之后,韓佳妮的內心一陣的不爽,畢竟林峰來到這里的主要任務便是幫助自己成功的坐穩董事長的位子,可是這個林峰似乎一直都沒有將心放在自己的身上,于是,剛剛還非常不錯的心情,一下子便瞬間跌倒了谷底。

    “韓董事……長,我想我沒有能夠明白剛剛您所說的話,您說您已經完成了上午會議的提議,是指您已經為這件事情做過一些什么了嘛?而我們的要求是,讓廠子恢復生產,該不會您沒有明白上午的提議吧,畢竟直到此刻,我們都沒有聽到關于廠子已經可以恢復生產的通知,所以我完全的不能夠理解,您所說的完成了,是什么意思?!?br />
    在這一刻,不僅僅只是游董事不相信韓佳妮的話,包括其他人,同樣的明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韓佳妮不可能真的將這件事情處理,畢竟經過了這么長時間的努力,韓式集團的人也是得到了一定的消息,之所以那個廠子一直都不能夠重新恢復生產,最為重要的原因是因為那個環保局的局長張昭和已故的董事長之間有一點點的矛盾,所以,如果這個矛盾不解開的話,恐怕張昭是不會輕易的放過這個廠子的。

    在經過了韓式集團的多方打探之后,眾人終于明白,原來那個廠子所占的地是一片住宅區,當年的韓式集團還沒有真正的發展起來,所以這個廠子的建設對于韓式集團來說,還是非常的重要的,于是董事長便利用了一些手段,逼迫著那些原本居住在這里的人離開了這里,所以廠子才能夠成功的建立起來,不僅僅只是如此,更是因為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所以導致了一些家庭的破裂,而非常不幸的是,張昭的父母便是因為這樣而成為的陌路之人,當然,也因為如此,兩人之間的矛盾已經遠遠的超越了和工廠之間的矛盾,所以最終,張昭家的老房子便以極低的價格賣給了韓式集團。

    現在張昭好不容易混到了這個地步,而且還好巧不巧的拿到了韓式集團的把柄,所以張昭便一直為難著韓式集團,就是不希望對方的這個廠子好過,當然,張昭敢于為難一個市里的納稅大戶,也是因為經過了這么多年的發展,這個廠子對于韓式集團來說,已經不是那么的重要了,而張昭的仇恨僅僅只是這里,所以才會一直揪著這里不放的。

    此刻在場的董事都是在知道了這個矛盾之后,便已經打算放棄那個廠子了,雖然說環保局局長并不是一個特別大的官員,不過如果因為一個小小的廠子而徹底的得罪對方,使得對方的目光看向了韓式集團的其他地方,恐怕韓式集團損失的將更多,所以此刻,之所以會拿出這個廠子來,最為主要的原因便是為難韓佳妮,而且也不會有人相信,韓佳妮能夠解決這件事情。

    只不過就在游董事的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會議室的大門突然的打開,總裁助理突然的推門而入,只不過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整個董事會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董事長,剛剛前臺打來電話,環保局局長張昭在外邊等待,說是想要解決一下那個廠子的問題,不知道現在是不是要見他?”

    “哦,張昭來了啊,你告訴他,我正在開會呢,廠子的事情不急,要不然改天再處理也可以,只要我們能夠先行開工便可以了?!?br />
    韓佳妮的話再次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因為他們這一次終于不能夠不相信了,因為總裁助理雖然是韓佳妮的人,不過卻也不可能直接當著所有人的面撒謊,只有張昭真的已經來到了公司,而且張昭的到來也是為了廠子恢復生產的事情,韓佳妮才敢這樣說,可是誰都不明白,韓佳妮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畢竟這件事情是上午才剛剛被提出來,而中午韓佳妮離開了一個多小時,這時間,恐怕也只能和對方吃一個簡單的便飯而已,這么短的時間里,又怎么可能會完成這件事情呢,眾人不信,甚至已經有幾位董事開始向外跑去,因為他們必須確認,事實是否如同韓佳妮所說,張昭真的來恢復工廠的生產了。

    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那些離開會議室的董事一個一個的回到了會議室,于魏不需要詢問,僅僅從這一個一個的董事的臉上,于魏便能夠明白,張昭果然是來到了公司,而且還是在等待著韓佳妮,要主動的為韓式集團解決這個麻煩事,所以包括于魏也一樣,都是有些莫名其妙,而想不明白之后,于魏也只能看向了自己身后來自于商業互助聯盟的向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