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89章 烤地瓜聽多了,聽過烤地雷嗎?

    火龍隨即躥進了雷場。(手機閱讀請訪問m.www.qhozxo.com.cn)

    噴火槍灼熱的火焰高溫下,雷區里已經被連根拔起的干草和灌木全部變成了一片火海。

    “周圍的人注意隱蔽,爆炸會發生危險!”

    許漢源拿著喇叭,一句接一句提醒著雷區周圍所有人。

    雷,原來是可以燒的!

    莊嚴這回算是開眼了。

    來這里接受排雷排爆和爆破訓練,還真的是找對地方了。

    全國現在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比這里更適合進行各種排雷排爆的訓練。

    第一聲爆炸傳來的時候,躲在掩體后的莊嚴還真有點兒沖動想出去看看。

    火中的爆炸,場面很壯觀吧?

    “班長,咱們離得那么遠,能出去看看嗎?”他忍不住問。

    羅興坐在地上,嘿嘿直笑,笑完了說:“你想死我可不攔著你。不過我告訴你,上次我們在八十米外,還是有個火箭布雷彈的底座被炸飛到這里,那玩意我后來拿在手里看了看,形狀就跟鋸齒一樣,中人的話……”

    他模仿者割喉的手勢,在脖子上一拉。

    然后嘴里“嘶啦”一下。

    “絕對死得痛快!”

    莊嚴也忍不住笑了,點點頭道:“行,我還是死了這份心好了,待會兒再看看?!?br />
    想想又道:“這要燒多久?”

    羅興說:“一個小時吧,火會慢慢熄滅?!?br />
    莊嚴說:“這樣還需要我們人工排雷?推土機碾過了,噴火槍燒過了,怕是沒什么雷了吧?”

    羅興搖頭道:“那也不是這么說,理論上燒和推能去除大部分的雷,不過也有例外,咱們搞排雷排爆的,就跟廚房炒菜一樣,你見過烤地雷沒有?”

    他做了個串羊肉串的動作。

    莊嚴眼睛圓了。

    “???烤?你說的是用火烤?”

    “對啊,跟你說,在駐扎地附近有個紅磚池子,原來是當地人用來蓄水的,后來荒了沒人用了,我們就用它來烤地雷。把鋼筋一根根架在上面,不超過5厘米一根,然后把那些已經拆掉了起爆栓的地雷一顆顆放在上面,擺成一列列一串串,就像烤羊肉串?!?br />
    “然后在池子下面放些柴火,開始點火,烘烤大約十分鐘,高溫就可以把地雷里面的防潮蠟融化掉,拿下來用改錐輕輕沿著地雷的外殼輕輕一旋,再一捅……”

    他邊說,邊說了個捅的動作。

    “這地雷里的裝藥可就整個兒掉出來了?!?br />
    周圍的幾個“獵人”分隊的兵都聽得目瞪口呆。

    烤地瓜,烤羊肉那是聽多了,烤地雷……

    這絕對是第一次聽說。

    雖然大部分的地雷內部裝藥都是tnt之類,即便遇到高溫頂多也就是燃燒,不會發生爆炸,算是挺安全的,但雷體里的tnt安全,不代表著起爆藥是安全的。

    “班長,有沒有試過有人忘了取起爆栓,放上去烤的?”莊嚴說:“那會出大簍子呢?!?br />
    “所以說排爆也是一項細致的工作啊,你得小心謹慎一點不能出錯?!甭扌慫怠懊懇豢歐派先タ鏡牡乩?,我都要很小心檢查過,有些地雷你別看它的起爆栓拆了,可是引信還留在藥體里,萬一卸掉起爆栓的兵沒注意,或者是個馬大哈,光拿出了栓體,把引信留在里面,這伙一烤,準會爆炸?!?br />
    羅興說的引信,其實就是俗稱的火帽,再通俗點說點大眾化的名字,就叫雷管。

    引信是整個地雷的靈魂,裝上引信,地雷就是殘忍暴躁的殺手锏,卸掉引信,地雷就成了溫順的綿羊,毫無威脅。

    拆雷,排爆,大多數第一要務就是拆掉它的引信。

    那么,既然引信很敏感,那么怎么對付拆出來堆積如山般的各類引信?

    方法也很簡單。

    就像之前說的,這玩意就像酒店的后廚。

    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引信都裝進一個大塑料桶中,然后往里面灌注濃度足夠的鹽溶液,靜置三天,全搞定。

    任你什么鬼引信,在鹽水里泡三天,全部銹蝕發黑,成了廢品。

    聽著張興現場講解著各種知識,所有人收獲頗深。

    沒有比這種現場教學更有效的學習手段。

    火場里的爆炸聲漸漸平息下去,終于,不遠處又傳來許漢源熟悉的粗糙而洪亮的聲音。

    “雷場安全,可以離開掩體。掃雷隊準備下,溫度低了就進去開始掃雷?!?br />
    “到我們出場了?!甭扌艘換郵?,朝著后面的這群特種兵道:“都起來了,去旁邊準備一下,時間到了我們就進雷區?!?br />
    終于可以進去雷區了。

    莊嚴心臟通通直跳,血液比往常跑快了一倍。

    走到車旁,所有人開始領取排雷裝備防爆服、帶透明防爆玻璃的頭盔,工具包、電子探雷器……

    領完裝備,羅興將獵人分隊的兵帶到樹蔭下,說:“檢查一下自己的裝備有沒有問題,尤其是電子探雷器,看看電量是不是足夠,今天就是檢驗你們學習成果的時候了,記住,不要慌,不要慌,不要慌!跟著我走,這片雷區很平坦,算是比較好排的,穿上防雷鞋,那樣會很安全,記住,如果在雷區里感覺不適,馬上要報告申請離場,如果你暈倒……我相信沒人能救得了你,還有,發現地雷,要馬上報告,現場指揮員會給你發出下一步指令,不要發現地雷自己私自排,萬一炸了,周圍的戰友都不知情,會被你害死!明白了嗎???”

    “明白了!”

    “不明白趕緊問我,進入雷場之前,你問我一百遍我也不嫌你煩,總比進去之后我要扛著你的尸體出來!明白了嗎???”

    “明白了!”

    那年,站在12雷場前方的一片樹蔭地下,“老大”羅興的聲音如同敲鑼一樣響亮。

    莊嚴站在隊伍中,大聲回答著羅興東體溫,有種奇怪的情緒從心底里鉆了出來,以至于在數秒后全身的寒毛都倒豎起來。

    目光越過羅興的肩膀,望向遠處焦黃一片的雷區,畫著骷髏頭的警示牌早已倒地不見蹤影,通往地獄的大門敞開著

    他仿佛在刺眼的陽光下看到,死神在雷區上空盤旋,挑釁一般看著自己。

    盟主五角星走了,送了他去車站我回家繼續碼字。

    債還在,不能慫,每天一點點還,你們放心,不會不認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