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50、電影

    沈冬青和小屁孩面對面而坐。(热刺 www.qhozxo.com.cn)

    小屁孩的雙腳懸空,不安分地晃動著, 口中還甜甜喊了一聲:“爸爸~”那真是九曲十八彎, 聽得旁邊的工作人員都心化了。

    只有沈冬青面無表情:“你怎么找過來的?”

    小屁孩吸了一口著工作人員給他的牛奶,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幾乎與沈冬青如出一轍:“我從……出來以后就來找爸爸了呀?!彼腫齔雋艘桓笨閃賡獾難? “爸爸不會不要我吧?”

    沈冬青冷哼了一聲:“你說呢?”

    話說完的下一秒, 小屁孩就眼淚汪汪了。

    沈冬青:“別裝了?!?br />
    小屁孩更加委屈了, 他仗著一副小孩的面孔耍賴撒嬌,看起來還真像是被欺負了。

    沈冬青更加頭痛了。

    這次粉絲見面會鬧出來的岔子有點大, 工作人員都聽說了沈冬青被兒子千里尋親,路過這間休息室的時候,每個人都忍不住往里面看一眼。

    “沈哥和他兒子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啊?!?br />
    “確實,好可愛啊, 也不知道媽媽是誰?!?br />
    “切, 不是說了他以前被富婆包養了嗎?肯定是哪位富婆生下來的?!?br />
    “富婆?圈子里面也沒聽說有富婆包養過他啊?!?br />
    各種八卦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們從沈冬青一直八卦到到底是哪個富婆包養得他,就連手上的工作都慢了下來。

    也不知道是哪個工作人員感嘆了一句:“話說, 如果我是富婆的話我也想包養小明星,就包養那個誰誰誰?!?br />
    話音剛落, 周圍突地安靜了下來。

    那個工作人員還以為發生了什么,縮了縮脖子:“怎么了?”她僵硬地扭過頭,看見走廊盡頭走過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他肩寬腿長,兩三步就走到了一干工作人員面前。

    可能是來人的氣場太過于強大, 眾人都不由自主地閉上了嘴。

    等男人走入了其中一間休息室后,魔咒才被解除。

    其中一個人說:“好帥啊——”

    “他用的香水好好聞!”

    有人疑惑:“這是哪個明星???怎么從來沒見過?”

    “不是明星吧?這是周總啊,你們沒看過財經訪談嗎?”

    眼尖的工作人員說:“周總穿得這一身,怎么和那個小孩有點像???好像是一個牌子的同款親子裝?!?br />
    其他人恍然大悟:“他去的不是沈哥在的休息室嗎?”

    “難道——”

    工作人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難道包養沈哥的是周家人?”

    吱嘎——

    就在這時,休息室的門被推開,接著沈冬青和周聞彥一前一后地走了出來,身后還跟著一個小尾巴。

    看起來還挺像一家三口的。

    等這一家三口消失在視野中后,才有人小心翼翼地說:“我說,不會是周總吧?”

    這句話來得有點沒頭沒尾的,可在場的人都聽懂了。

    “不會吧……”

    “我覺得有點可能?!?br />
    從兩人的姿勢看,他們的關系確實不一般,那么工作人員又產生了一個新的疑惑?!澳心猩右丫蟹⒊曬α??”

    “這小孩到底是誰生的?”

    沈冬青問:“他先來找你的?”

    周聞彥還沒回答,小屁孩搶先一步:“嗯、嗯?!?br />
    沈冬青注視了小屁孩片刻,幽幽嘆了一口氣:“還是扔了吧,正好這個時間可以扔垃圾,給他扔濕垃圾桶里面去?!?br />
    這小屁孩挺不省心的,本來沈冬青就想把他留在游戲里面,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也通關了,還有辦法找到這里。

    小屁孩狡黠一笑:“現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爹了?!?br />
    沈冬青歪了歪頭:“有什么好處嗎?”

    小屁孩也學樣歪了歪頭:“這樣就可以繼承大爸爸的家業了!”

    沈冬青:?

    他回頭看了一眼周聞彥。

    周聞彥正在開車,原本一絲不茍的襯衫解開了兩顆口子,手握著方向盤,認真地看著前方。

    小屁孩洋洋得意:“我才不要當鬼王了,現在要要當總裁,想買什么就買什么,想讓誰家破產就讓誰家破產?!?br />
    不知道為什么,小屁孩對于繼承家業這件事情格外的執著,之前想當鬼王,當不了了之后又想當總裁。

    沈冬青:“你電視劇看多了吧?”

    小屁孩:“不行嗎?”

    沈冬青:“不行?!?br />
    小屁孩:“那能達成前面一項也行?!?br />
    沈冬青:“你能長大嗎?就想著繼承家業,智商有沒有發育完全?”

    小屁孩一時間找不到反駁的理由,轉而去尋找外援,他趴在了周聞彥的座位后面喊了一聲:“大爸爸!”

    周聞彥低低“嗯”了一聲:“養著吧,也費不了多少錢?!彼低旰?,他話鋒一轉,“不過你不愿意的話還是算了?!?br />
    沈冬青還沒想好,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路哥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個知道沈冬青有個小孩的人了,他知道以后,馬不停蹄地去找人商量怎么解決,沒想到沈冬青跟沒事人一樣,結束以后直接走了。

    “你怎么就有了個小孩了!”路哥的聲音悲切,“怎么搞出來的?”

    沈冬青:“不是我搞出來的?!?br />
    路哥松了一口氣:“那我們這邊準備新聞通稿了,就說這是你弟弟不是你兒子,到時候你配合公司宣傳……”

    這口氣還沒喘完,沈冬青就說:“是我的兒子?!?br />
    路哥:???

    話題又回到了一開始:“怎么搞出來的?孩子他媽是誰?!”

    路哥有點想吐血。

    好不容易事業冉冉升起,眼看著又是娛樂圈的一個新星,結果又鬧出未婚生子的事情,連孩子都這么大了!能不能讓人省心一點?!

    沈冬青:“哦,撿來的?!?br />
    路哥:“撿來的和你長得這么像?!”

    沈冬青說得理直氣壯:“不像就不撿了?!?br />
    不知是不是被氣得狠了,路哥的腦子有點短路,竟然覺得這個解釋有理有據、讓人信服。

    他恍惚道:“哦,原來是這樣啊……”

    沈冬青又扔下了一個炸-彈:“這小屁孩沒媽,但目前有兩個爸爸,一個是我,另一個你也認識?!?br />
    路哥下意識接口:“誰???”

    沈冬青:“周聞彥啊?!?br />
    路哥:“原來是他啊……”短暫地沉默過后,他尖叫了一聲,“是周總!”

    沈冬青把手機拿遠了一點,等路哥平復了一下情緒后,他才重新送到了耳朵邊上。

    路哥的第一句話是:“男男生子已經研發成功了?”

    第二句話是:“我們的通稿該怎么寫?”

    沈冬青求助地看向了身旁的人。

    周聞彥停下了車,帶著腕表的手接過了沈冬青的手機,說:“我來解決?!?br />
    路哥看著掛斷了的手機,后知后覺地反應了過來,那個低沉的聲音并不是沈冬青的,而是屬于另外一個人。

    他愣了一會兒,心想,真抱上大腿了???

    沈冬青在粉絲見面會上被小孩當眾認爹這件事先是在小范圍的粉絲群里掀起了風浪,接著水軍下場,把這件事在微博鬧大,營銷號紛紛蹭熱度,加上之前的黑料,順利把沈冬青黑成了一個濫-交、風流、亂甩大牌的人設。

    不少外圍粉絲都脫粉了,還有路人轉黑,只有一小撮死忠粉在堅持。

    因為病床塌了而換了一間病房的沈陸秋不停地刷著手機,經過兩三天的發酵,微博上水軍帶領不知情的粉絲路人瘋狂辱罵沈冬青,他看著一段段的話,嘴角都掛上了得意的笑。

    站得越高摔得越慘,之前的粉絲越多,反噬得就越狠。

    沈陸秋打開了微信,給水軍發了一條消息,讓他們加把勁再接再厲,把沈冬青黑得不能再翻身。

    結果話剛發出去,水軍就發了一條信息過來。

    水軍:哥,情況有變,這事我做不了了,定金我收了,尾款就算了。

    沈陸秋:???

    沈陸秋:怎么了?有人出錢比我高?我出雙倍!

    水軍:不是,哥,我也有職業素養,多的也不說了,你自己去看吧。

    沈陸秋退出了微信,剛一打開微博就看見一條推送——《知名富二代戀情曝光攜“妻”帶子出席宴會》。

    看起來和沈冬青沒有任何關系,可他鬼使神差地點了開來,發現里面第一張照片是兩大一小三個人穿著同色系的西裝,只是裝飾略有不同,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一家三口。

    沈陸秋的腦子有點麻。

    因為這上面的三個人分別是沈冬青、周聞彥還是之前當眾認親的小孩。

    他手指顫抖,木著臉往下劃。

    周聞彥多年來一直潔身自好,是出了名的鉆石單身漢,多了是人想要抱上這條大腿,可從來沒見他多看別人一眼,傳聞他有一位愛人,一直未出現在媒體面前,多少八卦記者鉚足了勁想要知道那個愛人是誰,都無功而返。

    現在周聞彥帶著愛人出席宴會了,就是剛剛被人黑到泥里去的沈冬青,那個小孩也是他們兩個的小孩,名字叫做沈周周。

    最后還有一個小訪談,記者采訪周聞彥,為什么小孩姓沈而不姓周?

    周聞彥輕描淡寫地說:都是小事,我都聽冬青的。

    滿滿的都是粉紅泡泡。

    下面的評論也變了一個模樣,從黑沈冬青的變成了“啊啊啊這是什么神仙愛情”、“鎖了鎖了”……

    熱搜榜上更是出現了一個#男男生子研發成功#的話題,一下子被頂到了前十。

    沈陸秋盯著那張照片,眼睛幾乎要灼穿屏幕,他忍住了要吐血的沖動,撥通了唐裝男的電話。

    “那個倒霉鬼根本沒用!”沈陸秋質問,“為什么沈冬青現在還順風順水的?”

    唐裝男不關注娛樂圈的消息,還有些訝異:“不會吧?倒霉鬼不可能沒用的?!?br />
    沈陸秋沒有解釋,直接把那條八卦新聞發了過去,唐裝男看完了以后沉默片刻,有些沒底:“可能真的沒起到作用……”

    沈陸秋:“那現在怎么辦?你收了錢的?!?br />
    唐裝男:“我知道了,你讓我想想辦法?!?br />
    沈陸秋陰沉著臉掛掉了電話,煩躁得抓了抓頭發,結果一抓,一縷頭發就掉了下來。

    他……他脫發了。

    就在沈陸秋對著自己的頭發發呆的時候,護士過來提醒該吃藥了,他木木地端起了一個水杯,看都沒看就著藥片就往嘴里灌。

    喝到一半才發現了不對勁,他低頭一看,水杯里有一只蜈蚣正在快樂地游泳。

    “啊——”

    沈陸秋尖叫一聲,把水杯摔到了地上。

    倒霉鬼蹲在床邊上,捂著嘴“嘻嘻”笑了起來。

    誰說我沒用?你不是挺倒霉的嗎?

    唐裝男掛斷了電話,在客廳里來回踱步,走了兩圈以后終于下定決心,去房間深處取出了一個小瓷罐。

    這個瓷罐和別的不同,白瓷中沁出了一股血色,罐子口更是貼著一張張的符咒,臉個縫隙都沒有剩下。

    唐裝男的手有些發抖。

    這里面裝得是從他師傅那里流傳下來的紅衣厲鬼,已經封存了百年,只要打開罐子必要見血。

    本來唐裝男不想動用這紅衣厲鬼,只是……這沈冬青實在邪乎,多少算計都被安然避過,一定要下狠招才是。

    他下定決心,猛地撕開了符咒。

    一張陳舊的符咒落下,房間里的氣溫就憑空低了幾度,等所有符咒撕下以后,這里已經和冰窖沒什么區別了。

    撕下了符咒的罐子安安靜靜地躺在桌子上。

    唐裝男拜了一拜:“求仙姑助弟子一臂之力?!?br />
    罐子還是沒有反應。

    唐裝男的膽子稍微大了一些,掏出了一縷頭發:“請仙姑前去取了此人性命?!?br />
    片刻后,一陣陰風從房間里面吹過,將唐裝男手中的黑發吹了下去,但沒有落在地上,而是不見了蹤跡。

    唐裝男沒敢抬頭,連呼吸都停滯了一瞬,等到眼角看不見那道紅衣之后,他才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喃喃自語:“這就是紅衣厲鬼嗎?太可怕了?!?br />
    “阿欠!”

    沈冬青突然打了個噴嚏。

    路哥攤開了一本劇本,推到了他的面前:“這是我給你挑的劇本,你看看?!?br />
    沈冬青揉了揉鼻子,說話時帶了點鼻音:“可是我不會演戲啊?!?br />
    “沒事?!甭犯縹匏降廝?,“給你刷履歷的,就是一恐怖片,不用什么演技?!?br />
    沈冬青聽見恐怖片這三個字就來了勁,看了看封面,白底黑字寫著《紅衣厲鬼》這四個字。

    “厲鬼?”

    “對,故事情節發生在民國時期的公館里面,你演男二號?!甭犯緗饈?,“劇情挺簡單的,你看看,反正演到最后都是沒有鬼的?!?br />
    沈冬青翻了一下,沖著“厲鬼”這兩個字他就有點想演了,畢竟誰還不是個厲鬼了。

    不過他提出了一個問題:“我能演厲鬼嗎?”

    路哥:“……厲鬼是女的,你演不了?!?br />
    沈冬青:“哦,好吧,那就演男二號吧?!?br />
    路哥見沈冬青同意了,點點頭:“那你收拾收拾可以進組了,開拍就是這兩天的事,拍攝時間大概一個半月?!?/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