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章 塔內之戰

    “我們會在這一塊地區搭起陣地,以免你們失手,雖然我知道你不太想聽到我這么說。(M.www.qhozxo.com.cn看啦又看♀手機版)”

    塔倫跟我并肩而行,在我們的身旁是在不停加固簡易陣地的議會軍士兵。

    “這就是了,”他帶著我在塔樓前停下,“多虧了火力壓制和那些老爺派來的援軍,塔里的家伙大多熄了火?!?br />
    “我們不可以直接把這座塔弄倒嗎?”我打量了這座有些簡陋的塔樓兩眼,說到。

    “如果真能那樣做就簡單了,伙計,”塔倫拍了拍我的肩膀,“但是,你知道的,那些審判庭的家伙和正常人不一樣,我手下的人已經看過了,這座塔樓的地基被他們不知道用什么魔法給加固了一通,簡直比那個皇帝坐著的王座還要硬?!?br />
    “魔法、炸藥、蒸汽破城錘,相信我,你能想到的東西我的小伙子們都試過了,最好的情況也只不過是在這地基上打出一個小坑來?!?br />
    “另外,”他左右看了看,然后湊到了我耳朵旁邊,“議會那幫人想看看這些家伙手中有沒有什么決定性的證據,所以他們更希望我們能攻下這座塔樓而不是摧毀它?!?br />
    “典型的政治家作風,”我聳了聳肩,“那些王八蛋才不會在乎前線的人命?!?br />
    “他們有他們的任務,我們有我們的,”塔倫撇撇嘴,從一旁的武器架上取下了一柄雙手戰錘遞給了我,“試試這個吧,雖然材質比不上你的那把劍你那把??峙率鞘裁從忻奈淦韉欽庹醬岡擻昧絲萍嫉牧α?!就像我常說的,科技的力量勝過一切!”

    他遞給我的這柄戰錘我并不陌生,在稍早一些的戰斗中,許多議會軍士兵正是揮舞著這種蒸汽動力錘,把所有擋在他們面前的敵人給砸成了肉泥。

    從外表上看,這柄動力錘和普通的錘子并沒有太大的不同,唯一有些奇特的可能是它的緩沖裝置,錘柄上附加的圓形儲液罐,還有那些密密麻麻的管線。

    雙向的圓形錘頭下連接著的是六邊形的緩沖裝置,管線從儲液罐里導出,連接到錘頭的中心部分。

    我輕輕顛了顛手上的戰錘,這武器比一般的雙手武器要重上不少,但對我來說還算趁手。

    “揮舞著東西的時候你可得小心點,”塔倫在一旁善意地提醒道,“設計院的那些瘋子可不是什么正常人,只需要輕輕一揮,這東西就能把一頭牛給輕松敲死,你不會想看到它敲到你的伙伴的,絕對不會?!?br />
    “我明白了,”我隨手揮舞了一下這把蒸汽動力錘,然后對著塔倫點了點頭,“謝謝你的提醒,塔倫?!?br />
    “好了,動起來,小伙子們?!?br />
    “聽著,”塔倫替我拉開了這座塔樓的大門,“我們只會給你們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們的部隊也沒工夫在這一直耗下去,如果半個小時后你們沒有回應,我們就會試著從外部摧毀掉這棟大樓?!?br />
    “我以為從外部沒辦法,這是你剛剛……”

    “哦,伙計,”塔倫搖了搖頭,“哪有什么沒辦法的事情,只是你付出的代價還不夠大?!?br />
    “我明白了?!?br />
    我一手扛著動力錘,一手持著和別人一樣的重型盾牌,第一個沖進了塔樓,在我身后是自愿參加這次突擊的六名戰士。

    塔樓里一片漆黑,看起來那些狗娘養的家伙把所有的燈都關上了。

    “馬上就要接敵了,保持安靜,”我在黑暗中出聲提醒道,“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死在等下的戰斗中?!?br />
    說罷,我第一個扶著樓梯的把手,慢慢地往二樓走去。

    黑暗中傳來粗重的呼吸聲,還有木制的階梯不堪重負所發出的吱呀聲,我不知道二樓有多少敵人,我也不知道他們躲在哪個位置,但我知道這兒一定有不少人。

    我把盾牌舉到身前,沒人會把別人當傻子,這些家伙既然敢主動熄滅所有的燈火,這就意味著他們一定有在黑暗中獲利,或者說,取得優勢的辦法。

    我繼續半弓著身子往前走去,說真的,在這種環境下,人很容易就會變得無比緊張。

    我回頭望了望,卻什么都看不到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我不知道我的隊員是否還緊緊地跟在我的身后。

    于是我停下了腳步,一陣破風聲卻突然從我的左側傳來,中間還夾雜著一聲大喝。

    “殺!”

    我急忙往后退去,這本能的反應救了我一命,隨著“嘩啦”一聲,我原本站立的位置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坑,地板被厚重的戰錘輕而易舉地砸開,木屑迸飛的到處都是。

    “所有人,自由接敵!我們被發現了!”

    我急忙出聲大喊,同時抬手放出一大團耀眼的火焰。

    火焰點燃了附近墻壁上的油燈當然,是連同著墻壁一起,這火光照亮了不小的一片區域,我終于不再是黑暗中的瞎子了。

    借助著一閃一閃的火光,我才看清剛剛對我痛下殺手之人的相貌一身刻滿宗教浮雕的鎧甲,背后高聳著的審判庭旗幟和帝國之旗,手上同樣帶上了各種浮雕的巨型戰錘。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名審判庭的修士,從他被授予的披風來看,他至少是一名檢察長。

    “束手就擒吧,薩倫!”他把戰錘從地板里拔出來又帶起了一大蓬的木屑然后放在肩膀上,“我是審判庭的檢察長卡佩斯,你該知道,逃跑對你,或是對這個世界來說都沒有好處,面對公正的裁決,然后接受凈化。對你來說這才是最好的結局?!?br />
    “接受你們那可笑的審判然后被你們綁上行刑架,再看著自己被你們活活燒死?”我嗤笑了一聲,“如果這就是你們說的‘公正’的裁決,那我寧肯死在這里?!?br />
    “你這可悲的異教徒,”這名檢察長卡佩斯也并沒有突然發怒,只是搖了搖頭,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我,“你果然還是沒辦法沐浴在吾皇的光輝之下?!?br />
    “接受神圣的制裁吧!”他顯然喪失了繼續談話的**和興趣,手中的戰錘隨著他的口號開始散發出刺目的金色光芒。

    他大踏步,揮舞著戰錘朝我沖了過來,路上的一切障礙物不論是墻壁也好,亦或是家具也罷都被他輕松撞碎,要不就是被他的戰錘給打了個粉碎。

    “有戰錘的可不止你一個,卡佩斯,”我瞥了一眼場上的局勢,最令我害怕的事情還沒發生,那六名裝備精良的議會軍士兵正在輕松屠殺那些可憐的反抗軍和帝國蟲。

    然后我回頭看向正在我視野里不斷變大的卡佩斯和他那如同鍍金了一般的戰錘,“來試試我這柄戰錘吧,卡佩斯!”

    我笑著揮舞起手中的戰錘,同時用力地按下了上面的開關。

    蒸汽動力錘和被奇特神力祝福的戰錘兇狠地撞在了一起,那柄戰錘顯然不是蒸汽動力錘的對手,很快便被我輕松地逼到了卡佩斯的胸甲前。

    “看起來你的錘子質量可不太好,”我看著卡佩斯,笑著說道,“你為什么不敢使勁呢?你是在害怕你的戰錘斷裂嗎?”

    “大膽狂徒!”卡佩斯突然憤怒地大吼起來,“你怎么敢這樣指責我???你很快就會為你的愚昧和無知付出代價!”

    似乎是感應到了他的憤怒,原本只是被染成黃色的戰錘上,那些金黃色的條紋突然威力大增,它們散發出了更加濃厚的金黃色神光,整柄戰錘的顏色也開始朝金色轉化。

    在這股力量的加持下,原本已經被壓到他胸口的局勢,愣是被他一點一點扳了回來,那些無所不在的神力有些組成了一面位于我和他的戰錘之間的防護罩,有些則直接了當地強化了站在原地的卡佩斯。

    “吾皇與我同在!”

    他大喝了一聲,雙臂猛地一用力,把我整個人從他面前推開。

    一股常人難以想象的龐大力量順著動力錘傳導到了我的手上,這力量帶著我連續往后退了好幾步,才最終被我化解。

    “該死的!”

    這就是我討厭這些審判庭瘋子的原因,他們那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信仰之力讓我無比頭疼,

    我低聲罵了一句,抄起戰錘再次殺向不遠處的卡佩斯。

    一大股白色的蒸汽從戰錘頂部的排氣口釋出,我看了一眼儲液瓶上的指示針,剩余的蒸汽還有不少,足夠我和他酣暢淋漓地打上一場了。

    “來啊,你這瘋狂的家伙!”

    動力錘咆哮著擊中了他的護甲,這一次他的“神皇陛下”可沒能再護佑他一次。

    強大的動力一瞬間就砸扁了他腰部的鎧甲,金屬碎片伴隨著令人牙酸的咯吱聲迸射的到處都是??ㄅ逅狗⒊鲆簧醫?,捂著腰半跪著倒在了地上。

    他先是喘了好幾口的氣,然后吐出來一大口的鮮血,看起來這一錘讓他傷的不輕。

    “你這是……什么邪術…我能感覺到…我的內臟……被破壞…”

    他一邊斷斷續續地提問,一邊拄著戰錘從地上站了起來。

    “solid?!?br />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用大地之力,在動力錘的錘頭處凝結了一個圓錐形的附加錘頭。

    “請保佑我,偉大而圣潔的吾皇?!?br />
    他扛起戰錘,閉上眼睛虔誠地唱起了禱詞。

    “人間神皇,偉大救主,我已起誓將子服侍。任子將我施用,以彰我虔誠信仰?!?br />
    “偉大神皇,請賜我至正至純子之怒,請賜我無窮無盡子之力,我將為子之號風、子之利刃,盡滅子之寇仇?!?br />
    他低聲吟誦著口號,整個人就如同那時的大檢察長托斯丁一樣,傷口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愈合。

    “我無所畏懼,因子乃我之指路明燈;我所向無敵,因我乃子之意志代表?!?br />
    “受死吧!”

    他揮舞起戰錘,如同一頭狂怒的公牛一般向我沖來。

    他的速度比我想象的還要快,我已經來不及往旁邊撤退,精神力在這緊要關頭開始發揮它應有的作用,一道圓形的巖石護罩很快牢牢地罩住了我。

    “為了吾皇!”

    我聽見卡佩斯高聲喊著口號,然后便是沉悶的撞擊聲。

    一大股的煙塵從我前方揚起,原本完美的半圓形巖石護盾被撞出了一個人形的缺口,卡佩斯持著戰錘,一步一步地朝我走來。

    我用雙手握住戰錘,一步一步慢慢地朝后退去,巖石護盾散碎成一地的石塊,隨后便化作純粹的力量,回歸到大自然的循環中去了。

    這個卡佩斯雖然沒有托斯丁那么棘手,但也不是什么好對付的家伙,上次對付托斯丁我還能靠著地利的優勢,這次可就沒有那么好的條件了。

    “你害怕了嗎?”卡佩斯面容平靜地慢慢朝我靠近,“你是否想起了被你殺害的帝國士兵,還有他們的家人?”

    他舉起了戰錘,“像你這樣的劊子手,薩倫諾維斯,就應該老老實實地滾去地獄?!?br />
    他用另一只手打開了系在腰間的經文禱詞,“以偉大救主,人間神皇的名義,我在此判處你,薩倫諾維斯死刑!”

    就是這個時候!

    趁著他的戰錘還沒落下,我飛快地抬起左手,一道等待多時的強風從我的掌心噴涌而出。

    借著這股大風帶來的反作用力,我一下子遠離了卡佩斯,他也被這股勁風打了個趔趄。

    “auir!”

    我連著打出五枚火焰能量箭,人則是繼續趁著這個機會往后退去。

    我可沒天真到認為這就能殺死他,我明白對他來說,這連撓癢癢都算不上。

    卡佩斯只是用手簡單地擋了擋自己的腦袋,所有的火焰箭就被他堪稱粗暴地抵擋了開來。

    一層金黃色的光芒籠罩著他,他如同神一般,從翻騰的火焰中走了出來。

    “你就這點能耐嗎?”他看著我,不屑地笑了笑,“這種程度的魔法是沒有辦法傷害到神皇的信徒的!”

    “那可不一定,”我看著他,搖了搖頭,我還有很多殺手锏還沒用出來呢,“我們走著看吧,卡佩斯?!?br />
    “那就來試試看吧,我會好好享受和你的戰斗的,薩倫諾維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