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九章 道派

    張御一番思索下來,認為還有一個最為重要的問題不能忽略。(看啦又看♀手機版m.www.qhozxo.com.cn)

    玄修要想觀讀到下一章書,以往都是用大印配合章法而晉升的,第一章書尋找玄機是如此,第二章書塑造神異器官時也是如此。

    而到了第三章書,因為道路繁多,過去為了幫助玄修修持統合力量,指明方向,也就有了觀想圖的出現。

    就如外面矗立的那根玄柱之上,就有著三百副觀想圖,這也意味著有三百種路數。

    可是如今小印的出現,只是解決了戰斗上的問題,卻并沒有解決修行上的問題。

    修士最重要的還是追逐大道,就拿第三章書來說,所有的觀想圖對應的都是原來的大印,這需要修士按照一定的章法去一個個去觀讀。

    而你能用小印配合去運使出大印的效用,卻沒有辦法用此去代替那些修煉的必經步驟。

    當他提出這個疑問之后,惠元武卻是不在意道:“道友不必為此擔心,大印有大印的路數,小印也可有小印的路數,比如我輩所需用到的觀想圖,我們只需向渾章修士求取便可?!?br />
    張御心下一轉念,略微抓到了一絲頭緒,道:“如何求???”

    惠元武問道:“道友可知靈空之印么?”

    張御眸光微動,道:“自是知曉的?!?br />
    惠元武道:“我輩塑造神異器官時,若是神元足夠,可用靈空之印求取,而向渾章修士求取觀想圖,也是一個道理,他們可向大道渾章或是干脆向大混沌去求問,若是成功,就能獲得最適合我輩自身的觀想圖來?!?br />
    張御道:“可是道友所修行的章印章法乃是自身所有,他人又如何幫助你求取呢?”

    惠元武略略遲疑了一下,而后伸手出來,反掌一托,就見上面出現了一副散發著湛湛光亮,但卻又虛實不定的圖卷來。

    他道:“這便是我自身的大道之章,我所明了的所有章法和章印都在其中?!?br />
    張御有些意外,道:“如今玄修自身章法可化顯于外了?”

    惠元武道:“正是如此,我輩只需觀讀一個‘呈觀’之印,就可將道章化顯出來,并予以外人觀看,而我將此交予渾章修士,就可拜托他為我找尋適合的觀想之圖了?!彼禱爸?,他又將手掌一合,那章法就又消失不見。

    張御道:“那不知道友是用什么辦法防備對方透露的?”

    章法章印可是關乎到一個修士的根本,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就等于自己對他人毫無秘密可言了,落到敵對方手里,那是可能有性命之憂的。

    惠元武道:“渾章修士若為我觀想,自然需要發下心誓,不然我哪能放心,且通常我們雙方見面之時都會留個心眼,或把外貌加以改換,或者干脆交由化生造物送去,這樣就算對方得去了我輩的章法,不知道到底是屬于誰的,也沒有用處?!?br />
    張御點了點頭,又道:“可無論是觀讀渾章還是向大混沌求取,都是要自身付出足夠代價的,那些渾修又憑何幫助外人?“

    惠元武道:“所以我們的報酬就是要向其提供異神或者怪物的神異器官,此物可用來中和大混沌的力量,如此渾修既能憑渾章修煉功行,也能幫助到我輩,可謂對雙方都有好處?!?br />
    張御不覺心生感慨,當初小印的誕生,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渾章修士之法,真修煉器、乃至天機部的造物這些都有被借鑒利用,少一個條件都不可能有后面的事。

    他轉了下念,道:“惠道友,我尚有一疑,而今玄柱之上只有六十年前的章印,而無那些小印,這是何緣由?”

    惠元武神情微微一沉,道:“那是因為如今這些小印都在掌握那些道派手中,可誰又愿意將自己辛苦付出代價的東西交托給別人呢?且這些道派還收養了大批孤兒,培育自己門下的弟子?!?br />
    說到這里,他言語之中略帶不屑,“我看他們,現在又是回到了以前舊修那等師徒傳授,門派擇徒的老路上了?!?br />
    張御詳細問了問,才是了解到,距今五十余年前,整個天夏疆域之內,玄修群體中一下涌現出了許多出眾人物,他們之間互相交流借鑒,傳播心得經驗,使得整個玄法的修行方式往前躍進了一大步。

    他們才是小印章法的主要推動者,同樣也是受益者,只是其中有許多人,在修為境界提高之后,卻不愿意將自己所掌握的秘法與同道分享了。

    如今在青陽上洲之內,就形成了十數個道派,此輩各自掌握著一部分秘傳章法,唯有加入他們門下,才能學到這些東西。

    惠元武言語之中,對這等作為頗為看不起。

    張御考慮了一下,他認為這等情況并不是沒有辦法改變,要知各處玄府的玄首,差不多就是一地功行最高之人,且還掌握著大義名分,要是這位以強力要求所有玄修上交小印章法,那么這些人也是無法違抗的。

    他心下猜測,說不定其他上洲就有玄首是如此施為的。

    不過放在青陽上洲,情況就有些不同了,

    這一位玄首乃是真修,對此恐怕根本無所謂,說不定在其人看來,道派林立,反還是挺正常的一件事。

    他想了想,又問道:“諸位道友若是缺少秘法,這難道不能想辦法從外洲獲取么?”

    惠元武搖頭道:“因為濁潮之故,如今與外洲往來不便,而各處通路乃至傳信渠道如今全都掌握在洲府和軍府手中,現在還有魘魔的存在,修士往來都會受到嚴格審查,這愈加使得各洲之間的交流困難了?!?br />
    此時他聲音一沉,道:“縱然有少數同道從他洲到此,也并不見得是什么好事,因為如今章法可以被化顯出來,我聽聞有些道派的弟子甚至會直接出手搶奪他人的章法,這些人實在是該死!”

    張御聽到這里,也是心下皺眉,這般看來,這些道派的存在不但沒有起到正面作用,反而還阻礙了修士之間的正常交流。

    要是真有惠元武所言之事,那便已走上邪路了,這些人修為越高,那危害就越大。

    他道:“這些道派如今都在哪里?”

    惠元武道:“有些道派仗著實力強大,立在了洲域之外,有些則是落在某些州郡之中,如今州郡內最強大的兩家,是洪山道派和彌光道派,他們表面上的名聲還好,有時候還會配合軍府行事?!?br />
    然而提及這兩家,他卻是冷笑一聲,“可是這樣還能算是玄府的玄修么?要是人人都學他們那樣,玄府還必要存在么?”

    張御對此不做置評,在又問了一些話后,他也是對青陽上洲如今的格局大致有了一個了解。

    惠元武此刻見天色不早,也就告辭離去。

    在將其送走之后,張御從論法殿中出來,直接來到了玄柱所在之地。

    他伸手上去,往那玄柱之上一按,霎時之間,眾多章印和秘法都是隨著這根玉柱自身散發的光芒一起飄蕩出來。

    他看了一會兒之后,就將自己玄玉取出,托在掌上。

    僅是片刻之后,玄玉似與玄柱之間似是產生了某種共鳴,那一個個飄在四周的章印章法乃至觀想圖,俱皆化為光束,一縷縷全數拓入了此枚玄玉之內。

    自此之后,他若要觀讀章印,也不必再到來這里,只需從玄玉之中找尋便好。

    惠元武認為玄柱上面的大印根本不必去學,因為這六十年來,由于小印之術的發展,對原來所有的大印都有了針對和破解之法。

    特別是有了“觀察者”和“先見之印”后,一眼就能看出來你的所有變化,這就很容易被人克制。

    可他并不這么認為。每一個人的根底不同,運使出來的章印效用也不同,他一直在加固六大正印,這也意味著他運使出來的章印威能也是遠遠超過同輩,想要破解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這還可以成為他的一大優勢。

    不過他也是在思考,自己今后的道路該如何走。

    世上每一樣事物,都是有利有弊,從來沒什么完滿的,無論大印小印,都是如此。

    而今的玄修之路,可以說是建立在天夏整體的進步之上的,他固然希望這個進步不會停止,可世事變化總是有起有伏的,要是有哪個地方稍稍拖下后腿,那就有可造成求道路上的障礙。

    好在時間還有,他可以慢慢考慮,而且他只是接觸了惠元武一個青陽玄修,了解的東西也還有限,再多了解一些才下決心不遲。

    關鍵在于神元,只要有足夠的神元,隨便他如何選擇都是無礙。

    過去在都護府時,他需要去那些遺跡和古舊物事之中去找尋神元,

    而如今到了青陽上洲,他又該去哪里找尋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