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94、九十四

    項飛大病了一場, 確實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 他都好多年沒有這種無力虛弱感了。(热刺 www.qhozxo.com.cn)

    他轉頭翻身,一眼就看到窩在旁邊沙發上睡得很沉的衛星河,看他眼下的陰影就可以知道他的疲憊, 項飛心頭有些柔軟, 枕著自己的手臂一直看著他。

    當時他是真的以為自己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那時腦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如果我真的就這樣走了, 衛星河那小子怕是要哭死吧。

    以前他總覺得情愛這個東西太虛幻了, 除去電視里那些演的太假了的狗血劇情,現實里一個大男人要是成天想這些那也太娘了, 可是現在的他卻覺得原來那種愛情是真的存在的,那些生死相許海誓山盟都是真真切切的愛情。

    他也不知道自己運氣為什么就這么好,能得到這么好的衛星河。

    ”小飛, 你怎么還不睡?“

    蕭夏推門而入, 把買來的水果牛奶放到桌上, 一轉眼就看到項飛睜著眼睛也不休息, 有些不滿的說:“你要多休息多睡覺, 趙醫生說了, 你現在就需要好好的修養?!?br />
    “趙醫生?”項飛看了看蕭夏, “就那戴眼鏡的小白臉?”

    蕭夏抬手戳了戳他的腦門, 有些責備的說:“人家好歹是你的主治醫師,不要這么沒禮貌?!?br />
    “嗤?!畢罘剎荒頭車那岷?,“怎么這兩天沒看到皇甫燕清?”

    “他臨時要跟著他父親出門一趟, 過兩天就回來了?!畢糲淖潞竽悶鷚桓齪炱還?,低著頭好一會兒,突然輕聲說:“小飛,以后不要再這樣嚇我了?!?br />
    “那天早上我聽游游說你發燒,跑到你身邊看到你那個狀態的時候真的腿都軟了?!?br />
    項飛能想象的出當時的情形,無奈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能病這么重,以為就是普通發燒,抗一抗就能好呢?!?br />
    “生病就要看醫生,怎么就能隨便自己扛呢?”蕭夏認真的說,“你不為自己想,起碼也要想想我和游游,要是你真出什么意外,我怎么對得起姐姐?”

    項飛看到他眼里隱隱約約閃動的淚光,心里有些愧疚,便伸出一只手輕輕的握住蕭夏拿著蘋果的手,輕聲道歉:“對不起,以后我再也不會這么不懂事了?!?br />
    蕭夏抬手輕輕的按了按眼睛,沒有讓自己掉眼淚,吸吸鼻子說:“反正我也是管不了你的,你這個孩子總是這樣愛自己拿主意,出了事也不愛告訴我?!?br />
    “我這個舅舅每次出了事只會拖你的后腿?!?br />
    項飛更加愧疚起來,他恍惚覺得自己仿佛就是那羊群里的禿頭狼,整天啥正事也不干,就知道欺負小羊羔,蕭夏跟衛星河哪天不因為自己哭兩聲?

    蕭夏某種程度上比衛星河還難哄,他本來就愛操心,這會兒就更加嘮叨,活生生的把項飛念叨睡著。

    這樣在醫院又住了兩三天,項飛覺得自己身體已經護膚的差不多了,就強烈要求出院:“我差不多全好了,要靜養也沒必要在醫院里頭待著,回家不也一樣安靜嗎?”

    “再說都年輕人,身體恢復能力強,哪就需要這么嬌氣?我快悶死了?!?br />
    蕭夏很猶豫,因為趙醫生說小飛還需要再觀察。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你不要擔心?!畢罘煽戳艘謊壅駒諞槐咝γ忻械惱砸繳?,不著痕跡的警告他一眼,又說道:“聽我的,回家去住著,我保證不亂跑?!?br />
    “既然項同學都這么說了,出院也是可以的?!閉砸繳潞偷畝韻糲乃?,“他確實沒什么大礙了,只是我以為還是再觀察一下個更穩妥,不過如果患者心情不好,即便住著也沒什么意義?!?br />
    “真的?”蕭夏有些驚喜,他也不想住在醫院里,不如家里自在。

    趙醫生笑得溫雅,叮囑了蕭夏一會兒注意事項后,又掏出手機對他說:“這樣吧,你加我的微信,回去后我隨時跟你聯系,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有什么情況不能及時聯系我?!?br />
    “好好好?!畢糲拿Σ壞木吞統鍪只攣宄牟僮魍?,歡歡喜喜的開始收拾東西要出院。

    衛星河幫著項飛疊衣服,項飛坐在床邊看他們忙碌,他現在是病號,那兩人誰也不準他動彈,他一臉深沉的看著趙醫生走出發房門,摸索著下巴看了一會兒蕭夏,“舅舅,你覺得趙醫生怎么樣?”

    “嗯?”蕭夏正在把吃不完的大米裝進袋子里,聽他這么問后回答說道:“趙醫生是個很好很好的人,盡職盡責醫術高明,從來都沒有不耐煩過,你這次大病一場,都是趙醫生跟著忙前忙后,我很感激他?!?br />
    嘖。

    “我跟你說?!畢罘傻屯吩諼佬嗆傭咝∩擔骸案轄艚心閎緇乩?,不然到嘴的綿羊就飛了?!?br />
    衛星河回頭也看了看蕭夏,沉思了一會兒說:“放心,有我在,不會讓舅舅進別人嘴的?!?br />
    兩人狼狽為奸打定主意要把蕭夏賣給皇甫燕清,蕭夏收拾完一回頭就看見那兩人湊在一起不知道嘀咕什么,沒來由的后背一陣發涼。

    回家后,項飛的確很安分的在家里待了好幾天,他已經請了半個月的假,在家里也沒有拉下功課,衛星河是個好老師,親自給他輔導功課,帶回來給他測驗的月考試卷,他竟然數學還考了一百四,比生病前還要高了幾分。

    “小飛好聰明?!蔽佬嗆喲展疵Σ壞難?,“我也是很辛苦的,每天都要整理資料然后給你看?!?br />
    項飛摸了摸他的頭發,豪氣的說:“等我過段時間徹底康復,哥帶你去唱歌?!?br />
    “好呀?!蔽佬嗆有穆庾?。

    他自從項飛出院后基本一直都住在蕭夏家里,很久沒回過自己家,衛大哥也沒辦法,只好隔三差五的打電話來問候情況,時不時的讓阿柔送點東西過來算做禮物感謝蕭夏的照顧。

    “等我以后賺錢買房子,就把你安置進去?!畢罘煽醋龐⒂鍤楦鋅?,“就是不知道到時房價能不能降一些,不然我還得奮斗二十年?!?br />
    衛星河沒有告訴他自己名下的房產數量兩手數不過來,他只是往項飛的后背蹭了蹭,像只大貓一樣溫順:“如果太貴就不要買了,我跟你在一起的話,住哪里都行?!?br />
    這老婆可真貼心啊……

    項飛感動,現在的人結婚,無論男女,誰不先在一起商量著將來婚房的事,結果人家衛星河根本不在乎這些,啥都不要就要跟自己在一起。

    這么好的人他要是不慣著寵著,怕是真要天打雷劈。

    項飛選擇性的遺忘了衛星河多有錢。

    衛大哥這時恰好又來了電話,項飛一低頭看見備注,想了想后接起來果然是衛大哥熟悉的聲音。

    “小飛,我爺爺來了,你讓星河這兩天回來一趟?!?br />
    衛大哥大約是知道自己跟衛星河說這事多半要被拒絕,如果讓項飛去說的話說不定還能有用點,雖然他不清楚弟弟到底知道些什么,但這些年弟弟確實很排斥爺爺。

    項飛面色平靜的掛了電話后,對衛星河說:“你爺爺來了,他想見你,你去不去?”

    “不去?!蔽佬嗆癰詹嘔寡孕﹃剃?,一轉眼就冷漠的像是變了個人,“我不想見他?!?br />
    衛星河所有悲劇的源頭都在爺爺身上,當初他如果沒有犯錯跟他母親有了那么一段,根本不會有他今天這樣痛苦不堪的絕境。

    “雖然我不該說什么,但我覺得……你應該去?!畢罘汕嶸?,“我那天不是說了,你需要跟你哥好好的談談,你們兄弟之間有什么話不能公開了說?”

    “我想你哥他其實已經察覺到你知道些什么,但是他也不敢先挑明,與其你們兩人都糾結痛苦,不如說開了好?!?br />
    “至于你爺爺,他好像也還挺疼你的,雖然早年確實算個渣男,但他怎么說也是你……那啥?!畢罘賒限蔚哪油?,“我不是圣父心大發,只是你也知道,我跟我自己老爸也沒處好關系,所以他死的時候我們都沒能好好的坐下來說說話,我遺憾了很多年?!?br />
    “不管怎么樣,去見見吧,免得多少年后有遺憾?!?br />
    “你也不知道明天跟意外哪個先到來?!?br />
    衛星河面上還是一片冷淡,但項飛的話他還是聽進去了的,后來一下午他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好幾次都在輔導項飛做功課的時候不自覺的開始寫法語,自己都沒意識到。

    到了晚上睡覺前,項飛窩在被子里背單詞,衛星河突然翻身躲進他的懷里,輕聲說:“那你陪我回去才行?!?br />
    “嗯?”項飛懶洋洋的放下英文書,“為什么?”

    “你跟我去,我才回去?!蔽佬嗆憂嶸?,“我討厭爺爺,可是你說的對,有些話我應該告訴哥哥?!?br />
    “哥哥已經為我操心太多了,我不該這樣傷他的心?!?br />
    項飛有些心疼,抬手跟他抱在一起,“那我明天跟你一起去,你什么都不用怕?!?br />
    衛星河閉上眼,無聲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