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62章 尊師重道

    看著那中年男人的目光也變得很不對勁。(M.www.qhozxo.com.cn看啦又看手機版)

    那中年男人卻像是絲毫未覺一般,冷聲說道:“我丹殿弟子,首要的便是尊師重道,如這種欺師滅祖的,便是如此下??!”

    在場所有人聽到這話,更是靜若寒蟬,誰都不敢吭聲。

    “趙地,這卻是有些過了吧?!?br />
    一聲平緩的聲音突然傳出。

    那中年男人也就是趙地臉色一變,目光卻是迅速朝著門口位置看了過去。

    只見那里正站著一位身材修長,身穿白衣的年輕男子,此人面如冠玉,生的雖然不算俊俏,卻是給人一種溫潤如玉的感覺。

    在他身后,葉白三人心有余悸的站著,各自都有劫后余生的觸感。

    幾人的存在很快也吸引了其他弟子的目光,見到葉白三人竟然還活著,再看看那氣度沉穩的年輕男子,幾乎所有人都明白了這是怎么回事。

    幾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葉白幾人沒死,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畢竟到目前為止,只怕除了王破天和薛洋之外,未必就有人真的希望葉白就這么死了。

    趙地瞳孔一縮,片刻后平靜下來,說道:“元真,你來這里做什么?”

    聽到元真這個名字,在場的弟子們精神就是一振,目光也變得恭敬起來。

    來著自然便是云虛真人的徒弟元真,也就是葉白的師兄!

    元真臉上一慣的笑容消失了,他皺眉說道:“無論如何,你不應該動手?!?br />
    “這與你有什么關系?”

    趙地臉色有些不好看,語氣更是微怒說道:“難道連我們靈藥閣的事情,你都要插手管上一管?別人怕你,我趙地卻是不怕你!”

    “你錯了?!?br />
    元真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們靈藥閣的事情自然跟我沒有關系,但你剛剛俺么做,卻是跟我有關系?!?br />
    “有什么關系?”

    元真笑了笑,指著葉白說道:“他是我的師弟,你說,這與我有沒有關系?”

    “師弟?”

    趙地目光一凝,深深盯著葉白看了一眼,眼睛深處,卻是充滿了濃烈的殺意。

    他很清楚,元真是不會說謊的,如此一來,元真說的也自然是真的。

    但越是這樣,他就越是心驚,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這葉白,竟然會是那一位的弟子!

    聯想到最近在丹殿之中鬧得沸沸揚揚的那些事情,他心中有些明了,但看著葉白的目光,也變得更加不善。

    嘴里發出一聲怪笑,趙地不冷不淡的說道:“我道是誰,居然敢來我們靈藥閣撒野,原來是你的師弟啊,難怪,難怪?!?br />
    其他人聽到這話,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這種涉及到宗門高層的事情,卻不是他們可以議論的。

    元真右手背負,徐徐說道:“趙地,剛剛若不是我來的及時,我師弟便已經是你掌下亡魂,此事,你要給我一個交代?!?br />
    “交代?”

    趙地面色陰冷,拂袖說道:“我需要給你什么交代?”

    元真目光明亮,微笑說道:“你剛剛說我師弟不敬師長,欺師滅祖,可事實上,真要論起輩分,我師弟是你的師叔,因此,不敬師長的是你,欺師滅祖的,也是你,你說,你該當何罪?”

    靈藥閣之中,氣氛變得詭異的安靜。

    只是與之前的壓抑不一樣的是,這安靜之中,透露出來的卻是怪異。

    因為元真的話語,就像是一道閃電,瞬間劃過所有人的心頭。

    但凡是知道葉白的,此刻更是突然想起,葉白的身份,可不就是比你們要高上許多?

    嚴格來說,葉白修為雖然低,但是按照輩分,便是他們板上釘釘的師長!

    可若是這樣的話,那事情也就變得好玩了……

    葉白站在元真背后,聽到師兄這番話,心中卻是拍案叫絕,他未曾想到平時待人溫潤寬厚的師兄,在這樣的時刻居然能夠說出這么一番精彩的話!

    有理有據,進退合度,讓人無法反駁,更無從反駁!

    趙地的呼吸粗重起來,他臉色極度陰沉的盯著元真,但偏生,他一句話都沒有說。

    因為他確實是無話可說!

    心中怒火升騰,趙地只覺得無比憋屈,以他的身份,教訓教訓一個內門弟子,自然是不算什么的,可這修為不入他眼的內宗弟子卻搖身一變,成了他的師叔,這讓他如何接受?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趙地,冒犯師長,你可知罪?”

    唐晏毫不掩飾的嘲笑起來,更是抓住機會,嘲諷的盯著趙地。

    趙地怒哼一聲,空間波動了一下,似乎有靈光閃過。

    然而這靈光一到元真面前,便是憑空消失,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見狀,唐晏精神一震,再無一絲畏懼,他昂首挺胸,大聲說道:“真是從未見過你這么厚顏無恥之人,明明是你們靈藥閣欺壓良善在先,你更是假借身份,想要殺人滅口,如今更是連自己的親師叔都不認了,難道我們丹殿就培養了你這種忘恩負義,不知廉恥的東西?”

    這話如同雷霆一般,在大殿內轟隆作響!

    那些弟子們張目結舌的看著唐晏,心中卻是生出敬佩之心,不管如何,能夠作死到這種程度,公然嘲諷一個長老級的人物,這也是一種勇氣。

    趙地卻是再也忍耐不住,他殺意畢露,怒吼一聲,說道:“小輩放肆!”

    “我就放肆,你能拿我怎么樣?”

    唐晏目光鄙夷,凜然不懼的罵道:“對付你這種厚顏無恥,不尊師張的東西,難道我還要跟你講什么道理不成?”

    趙地氣的胸口氣血翻涌,他瞇著眼睛,面容無比憤怒,隨后,在他寬大的袖袍之中,一道凌厲的劍光,卻是激射而出!

    這劍光速度驚人,剛一出現,便是已經到了葉白幾人的身前。

    唐晏嚇了一跳,沒了剛剛神氣的樣子,“唰”的一下就跑到了元真的背后,還一邊探頭罵道:“仗著修為高就欺負人,你這種人好意思當什么師長?我看你跟那些邪魔外道,也沒什么區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