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热刺 www.qhozxo.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十六章 五房茶

    “原來小賣部老板是修仙者,怪不得他的辣條那么好吃。(看啦又看手機版m.www.qhozxo.com.cn)”

    林鯤臉上滿是復雜之色,驚訝地看著周圍鋪滿白云的書生男子,一步都沒動,就讓自己的身子飄起來。

    王富貴臉上沒有露出驚訝之色,嘿嘿笑兩聲,贊賞道:“不錯,幾天不見,你的騰云術,又長進了?!?br />
    書生男子滿意笑了笑,揮揮手,朗聲道:“快點上來吧,我體內的靈氣支撐不了多久?!?br />
    林鯤拖著飛天,小心翼翼地踩在白云上,軟綿綿的,很有彈性,比家里的床還舒服。

    王富貴負起雙手,環顧四周,大步流星地走到白云中間,裝作十分有氣勢。

    書生男子輕輕瞇起眼眸,捏著法訣,指尖青色靈氣繚繞,大喝一聲。

    “起!”

    腳下軟綿綿的白云,無風自動,微微顫抖一下,緩緩地托著眾人升起,到了半空中猛地加快速度。

    林鯤心中震撼,這還是第一上了天,耳邊凜冽的大風呼嘯而過,感到細微的刺痛。

    最讓驚訝的是,小賣部老板一步都沒走,就讓三人飛起來,九步蛇根本對他沒有效果啊。

    王富貴神色向往,精明的目光閃過一抹羨慕之色,他身為武者,修為必須達到宗師境,才能御氣飛行。

    書生男子臉色凝重,額頭布滿了細密的汗珠,手指顫抖,用力捏住法訣,怨聲道:“你電動車也太重了吧!我快支撐不住了?!?br />
    這比五個人加在一起還重!讓他動了吸奶的力氣,才勉飛起來。

    林鯤神色尷尬,不好意思地撓后腦勺,道:“這是你自己逞強的,怨不了別人?!?br />
    王富貴哈哈大笑,嘴角微微翹起,臉上掠過一抹不屑之意,笑道:“你不是說要保老王出來嗎?這么點距離,很快就到了,堅持一下?!?br />
    書生男子咬了咬牙關,面色堅毅,深吸一口風,鼓起嘴巴,又呼了一聲,白云的速度頓時又快了兩三分。

    地面的正在耕地的農夫們,有所感應,手中的鋤頭一停,抬頭望去,只見一朵小小的白云緩緩飄走。

    林鯤悠閑地躺在軟綿綿的云面上,捏著白云,暗道:“看起來很好吃,不知道是什么味道?!?br />
    他想趁別人不注意,偷偷咬上一口。

    ……………

    ……………

    偵捕局。

    湛藍的天空上,一朵房屋大的白云,搖搖晃晃,左搖右擺地降落到地面。

    林鯤臉色發白,頭昏眼花,緊緊抱著飛天堅硬的身軀,肚子一陣難受,差點把隔夜飯吐出來。

    王富貴臉色也好不了哪去,頭上流著冷汗,假裝鎮定。

    書生男子臉色蒼白,汗如雨下,躺在地面上直喘氣,狀態十分不好。

    腳下的白云,早在觸碰到地面后,化作一團白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不見。

    聽到動靜,屋內走了出來幾個穿著制服,面無表情的男人,還有一個人五官清秀的青年緊隨在后,正是李小明。

    李小明嘴角露出笑容,抱著雙手,眼皮微微抬起,笑瞇瞇道:“三位先進來喝口茶,解解渴,再聊聊調查兇手的事?!?br />
    躺在地面奄奄一息的書生男子,猛地跳起來,吐了一口氣,迫不及待道:“好,先喝茶再聊聊老王的事情?!?br />
    林鯤和王富貴點了點頭,跟著眾人的腳步,走進了偵捕局。

    屋內,中間一張精美的石桌,上面擺著山水形狀的茶具,冒出熱氣,散發著一股令人神清氣爽的茶香。

    旁邊石桌子上,坐著隔壁村的花寡婦,看起來大約十七八歲,身穿洗得發白的藍白衣服。

    清純的臉頰頗為白膩,兩邊露出通紅的小酒窩,身材嬌小,雖然胸口不大,但十分有韻味。

    剛走進來的王富貴,步伐一僵,身體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林鯤神色自若,看起來毫無異樣,身體的反應跟王富貴差不多。

    花寡婦旁邊坐著一個穿著破舊大皮衣,渾身臟兮兮的,眼神犀利的男人。

    林鯤心中驚訝,一眼就認出來,正是隔壁村的流浪漢。

    “各位先喝茶,再聊聊兇手的事情?!?br />
    王小二面帶微笑,請著眾人上座,又倒了一杯紅茶,冒著熱乎乎的氣,香味迷人。

    林鯤微微沉吟,觀察一下四周的環境,才走到流浪漢的旁邊坐下。

    王富貴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心中卻迫不及待,假裝毫不在意的樣子,悠悠走到花寡婦身邊坐下。

    花寡婦俏臉微紅,撩起發絲,羞澀地低頭不語。

    書生男子目光四處張望了,趕緊找到離茶杯最近的位置上坐下,身邊正是林鯤。

    幾位穿著制服的男人,神態端正,面色嚴肅,站得一絲不茍,沒有坐下喝茶聊天的意思。

    “這是上好的五房茶,味道醇甘喉底厚,擁有消痰化瘀之功,諸位請品嘗?!?br />
    李小明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上,迅速倒了八杯茶,邀請眾人先喝。

    書生男子面露喜色,早已等得急不可待,連忙拿起綠色茶杯,吹了一口冷氣,慢慢喝了一口。

    其他幾人聞言,也拿起茶杯喝了幾口。

    “好喝!”

    書生男子雙目發出星星般的光芒,大聲贊賞道。

    流浪漢沉默不語,繼續低頭喝茶。

    花寡婦杏嘴微微張開,露出紅嫩的舌頭,舔了舔嘴角,笑了笑放下茶杯。

    林鯤神色自然,看不出異樣,喝了一口茶后,心中暗自琢磨:“這茶該不會下毒吧?!?br />
    王富貴一邊喝著茶,一邊欣賞身邊的花寡婦,雙腿微微夾著,小心翼翼的摩擦。

    李小明嘴角微微抽搐,暗自皺眉,隨后笑道:“這是諸位遠道而來的見面禮,不要客氣,收好再聊聊兇手的事情?!?br />
    他從兜里掏出幾根細細長長的香煙,上端呈紫色,下端呈金色,鄭重地放在桌上。

    眾人目光全部聚集在桌上,就連王富貴也小心翼翼地停下小動作。

    “八品龍香!”

    身穿大皮衣的犀利男子開口道,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欣喜。

    林鯤神色疑惑,看著桌子上的幾根香煙,心中納悶。

    面紅耳赤的花寡婦愣了一下,俏臉微微動容。